中国BIM 首页 行业新闻 查看内容

开创全面建设交通强国“黄金时代”

2019-1-21 21:30| 查看: 211| 评论: 0

  “当前,交通运输处于基础设施发展、服务水平提高和转型发展的黄金时期。”
  近日,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在接受《瞭望》新闻周刊专访时指出,过去一年,我国“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规模保持高位运行,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取得明显成效,创下多项世界之最的港珠澳大桥建成通车,中欧班列累计开行突破12000列,长江南京以下12.5米深水航道贯通,等等,这些都极大提振了全行业士气,也为改革开放40周年增光添彩。我们正阔步踏上建设交通强国新征程。”
  最新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铁路完成投资8028亿元,公路水路完成投资2.3万亿元,民航完成投资810亿元。新改建农村公路31.8万公里,农村公路总里程达405万公里,通硬化路乡镇和建制村分别达到99.64%和99.47%。
  据介绍,2019年我国将完成公路水路固定资产投资1.8万亿元左右;新改建农村公路20万公里;新增内河高等级航道达标里程400公里;新增通客车建制村5000个,其中贫困地区3000个;新增直接通邮建制村5000个;确保北京大兴国际机场等重大项目如期建成;确保运输结构调整取得阶段性进展,实现铁路货运量增加3.5亿吨,集装箱铁水联运量增长15%以上。
  李小鹏表示,新的一年,要紧紧抓住并全面用好重要战略机遇期,落实“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总要求,着力提高综合交通运输网络效率,降低物流成本,确保安全稳定,推动科技创新,继续打好三大攻坚战,为服务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收官打下决定性基础,加快推进现代化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建设,推动交通强国建设谋好篇、布好局。

  迎战高质量发展新机遇
  《瞭望》: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我国发展仍处于并将长期处于重要战略机遇期。交通运输领域面临怎样的发展机遇?
  李小鹏:一是加快经济结构优化升级、推动高质量发展为行业转型带来新机遇。高质量发展将进入新阶段,经济结构将加快优化升级为行业转型升级创造了有利条件。同时,国家加大基础设施等领域补短板力度,将较大幅度增加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规模支持重点项目建设,为交通基础设施补短板带来难得机遇。
  二是提升科技创新能力、抓住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带来的新机遇。互联网、人工智能等新技术快速发展,将加速对新的交通基础设施、运输装备以及新的运输组织模式、商业模式、治理模式等产生影响,在关键核心技术上的突破将为交通运输发展赋予新动能和新优势。
  三是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为行业迈向现代治理带来新机遇。推进收费公路、道路货运、铁路和邮政企业等领域改革,深化“放管服”改革,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改革、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等重大改革也将集中落地实施,重塑行业治理体系。同时扩大高水平开放将倒逼国内改革,进一步推进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
  四是加快绿色发展、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为绿色交通发展带来新机遇。随着绿色发展走深走实、节能环保技术加快在行业推广应用、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深入推进,将促进运输结构优化调整,绿色出行加快发展,新能源车辆加快普及,为绿色交通发展开辟新空间。
  五是参与全球经济治理体系变革、提升国际话语权和影响力为行业开放发展带来新机遇。随着“一带一路”深入推进,沿线国家特别是发展中国家进入了交通建设的需求旺盛期,发达国家也同步进入设施升级改造的需求旺盛期,给我国交通企业“走出去”带来重大机遇。

  着力应对五大挑战
  《瞭望》:当前,交通运输工作面临哪些现实挑战?
  李小鹏:要看到交通运输经济运行稳中有变、变中有忧,风险挑战明显增多,形势更严峻、任务更艰巨。
  世界经济下行风险逐步加大、外部环境复杂多变。中美经贸摩擦、地缘政治风险等不确定性因素叠加,加速了全球贸易格局变化,对我国国际物流的流向、流量、结构等带来深远影响,倒逼我国全球物流运输体系加快适应和调整。一些海外交通建设项目也存在风险高、落地慢、融资难、统筹弱等诸多风险挑战。
  国内经济面临下行压力、发展要素制约增强。经济下行压力加大要求促投资、稳增长,但融资难融资贵的问题尚未有效解决,多年来累积的存量债务风险逐渐显现;用地、用海、环评等制约日渐趋紧,国土空间“三区三线”划定对交通建设发展提出新的要求;交通基础设施固定资产投资高位运行,一些在建项目停建缓建,高速公路和普通国省道等新开工项目明显减少,投资增长后劲不足。这些困难对2019年稳投资带来不小压力。
  结构调整阵痛凸显、行业转型升级困难加大。当前,行业企业面临的困难明显增多,建材、人工、用地等成本上涨拉升了建设成本,挤压了企业盈利空间,运输结构调整也可能给部分货运企业带来阵痛,新旧业态的冲突和摩擦时有发生,行业多年累积的风险还会在转型中不断暴露。同时,推动高质量发展还存在政策法规不适应、体制机制不适应、人才队伍不适应等问题。
  关键核心技术“卡脖子”问题突出、自主创新能力和现代治理水平不足。当前,行业自主创新能力还不足,关键核心技术依然受制于人。面对交通运输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法规制度建设还相对滞后,前瞻性政策储备还不够,行业监管能力还明显不足。特别是2019年多项改革落地将重塑行业治理体系,如何以新的治理体系适应新任务新要求,实现平稳过渡和更好发展,是一道严峻而又紧要的考题。
  风险事件易发多发、安全稳定形势严峻。“安全第一、生命至上”的理念没有真正牢固树立;安全管理的体制机制还不健全;法律法规制度还不完善;政府监管责任落实不到位;企业主体责任有待加强,从业人员素质有待提升,企业安全投入不足,管理水平不高,安全生产的基础还不牢固;新旧业态的安全生产风险不断叠加;人为破坏、网络攻击等非传统安全威胁增加;安全稳定发展任重道远。

  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瞭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今年经济工作主线,交通运输领域将如何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李小鹏:深化交通运输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我们2019年的工作重点。围绕着这一工作,我们将落实好“巩固、增强、提升、畅通”八字方针,抓好六个方面工作。
  加大基础设施补短板力度。抓紧推进川藏铁路、郑万高铁等规划建设;高质量推进深中通道等重点公路项目建设,持续推进国家高速公路待贯通路段建设、交通繁忙路段扩容改造和普通国省道低等级路段升级改造,实施公路兴边工程;加快推进内河千吨级航道和长江干线航道系统治理,加快实施引江济淮航运工程和京杭运河升级改造工程;确保北京大兴国际机场安全、高质量建设,如期投入运营。
  进一步降低物流成本。深化收费公路制度改革,继续落实降低过路过桥费用要求,全面推广高速公路差异化收费,扎实推进试点省市开展取消高速公路省界收费站工作;探索建立与重大设备生产、运输企业对口服务机制,全面提升大件运输许可管理与服务水平;加快推进普通货运车辆年审网上办理,严格落实取消二级维护强制上线检测,稳步推进“三检合一”;进一步开放铁路专用线代运营代维护、自备车检修等市场,降低铁路专用线和短驳服务收费;督促港口企业严格执行港口经营服务性收费目录清单和公示制度。
  加快优化营商环境。再取消下放一批行政许可事项;清理整合和规范各类认证、评估、检查、检测等中介服务事项;加快构建以“双随机、一公开”监管为基本手段、重点监管为补充、信用监管为核心的新型监管机制;开展交通运输领域“减证便民”活动;推进邮政快递企业进服务大厅,推广“网上办事+网下寄递”模式;全面实现交通运输政务服务“一网通办”、企业群众办事“只进一扇门”“最多跑一次”。
  强化高品质交通运输服务。提升全国道路客运联网售票服务水平,推进重点水域水路客运联网售票,实现260个城市交通一卡通互联互通,推动缓解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开展ETC服务专项提升行动,实现ETC车载设备免费安装全覆盖,实现手机移动支付在高速公路人工收费车道全覆盖。提升琼州海峡客滚运输服务能力水平和三峡船闸通过能力。
  加快培育交通运输新动能。大力支持“互联网+”运输服务新业态,推进网约车、互联网租赁自行车规范发展,鼓励农村客运和物流综合服务信息平台建设。完善无车承运人制度,培育提升无车承运骨干企业发展能力。提升冷链物流、城市配送等服务,推动快递和电商物流等新模式发展。推广邮轮船票制度,试点推进海南邮轮公海游。促进通用航空发展。
  提升综合交通运输效率。加快推进物流大通道和货运枢纽(物流园区)建设,推进重要港区、物流园区、大型工矿企业铁路专用线建设。畅通运输组织链条,鼓励发展公铁、空巴等多种形式的旅客联程运输,加快推动票务服务一体化、行李服务便利化。推动集装箱标准化,实施多式联运提速行动。推进先进轨道交通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等的行业应用,开展省级交通旅游服务大数据试点,促进交通运输与装备制造、文化旅游等产业融合发展。

  加速释放微观主体活力
  《瞭望》:“坚持深化市场化改革、扩大高水平开放”是中央的明确要求,交通运输工作在市场化改革方面将有什么部署?
  李小鹏:深化市场化改革正是我们工作的着力点之一。围绕这一任务,我们要坚持市场化改革方向,设身处地为市场主体着想,切实优化营商环境。进一步深化客货运输、建设审批等领域“放管服”改革,加快推进收费公路、铁路、邮政企业等重点领域改革,加快破除制约微观主体活力释放的体制机制障碍。切实支持民营企业发展,对交通运输新业态,要鼓励创新、趋利避害、守住底线,包容审慎监管,推动新旧业态融合发展。切实转变政府职能,以推进行业综合行政执法改革、事业单位分类改革等重大改革为契机,加快提升行业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水平。
  一是深入推进管理体制机制改革。深入推进省、市两级交通运输综合改革试点。推进实施交通运输领域中央与地方财政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改革。深化预算绩效管理改革,加快推进部属单位政府会计制度改革。持续推进事业单位改革,试点推进部属单位编制管理动态调整机制建设。
  二是加快重点领域改革。确保按期完成交通运输综合行政执法改革,加快制定相关配套标准和制度,尽快形成新的工作运行机制。继续深化出租汽车行业改革。推进出入境汽车运输管理改革。推进自由贸易试验区海运试点政策和海事监管制度创新向全国复制推广。推进职业资格制度规范化管理,实施行业从业人员素质提升行动,开展道路运输重点领域从业人员职业化培训考试改革试点。推动空域管理体制改革。
  三是加快建立和完善交通运输现代市场体系。深化市场化改革,完善统一开放、竞争有序、充满活力的现代交通运输市场。研究制定公路养护企业资质管理规定及资质标准。推进道路客运线路配置和价格机制改革,扩大企业经营自主权。加快网约车合规化进程。健全完善营运车辆准入管理,继续实施安全达标管理,持续推进货运车辆标准化。推动实施交通运输信用信息分级分类精细化管理,加大联合奖惩力度,持续推进“信用交通省”建设。

  谋篇布局交通强国
  《瞭望》:交通强国建设是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的强国建设内容。应如何把握交通强国建设的内涵?
  李小鹏:建设交通强国,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以高质量发展为根本要求,以“构建安全、便捷、高效、绿色、经济的现代化交通体系”为价值取向,以“打造一流设施、一流技术、一流管理、一流服务”为基本目标,以“人民满意、保障有力、世界领先”为基本内涵,以“服务大局、当好先行,创新引领、深化改革,强化协同、深度融合,全球视野、中国特色”为基本原则。
  建设交通强国,重点要打造立体互联、质量卓越的基础设施体系;构建先进适用、完备可控的交通装备体系;构建便捷舒适、经济高效的运输服务体系;建立智慧引领、富有活力的创新驱动体系;构筑完善可靠、反应快速的安全保障体系;构建资源节约、环境友好的绿色交通体系;构建面向全球、互利共赢的开放合作体系;建立和谐包容、特色彰显的交通文化体系;建立科学规范、协同高效的交通治理体系。

  《瞭望》:围绕着交通强国建设已开展了哪些工作?有何进一步安排?
  李小鹏:建设交通强国是一个不断深化认识、不断凝聚共识、持续务实推进的过程。党的十九大做出建设交通强国的重大决策部署后,我们立即着手开展了大量的研究工作,各项工作正在积极有效地推进中。
  具体到2019年,谋划推进交通强国建设:一是抓好交通强国建设纲要出台后的贯彻落实,进一步深化交通强国框架体系研究,形成交通强国建设铁路、公路、水运、民航、邮政、城市交通、运输服务等新篇章;二是做好重大规划编制,推进《综合立体交通网规划纲要(2021—2050年)》编制工作,突出综合立体、融合发展,构建面向未来的综合交通运输体系。开展长三角、粤港澳等重点区域综合交通运输体系规划研究。研究提出大力推进海运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编制《内河航运发展纲要(2021—2050年)》等规划。启动“十四五”综合交通运输规划编制工作。加强交通运输规划与国土空间规划的衔接;三是部署开展交通强国建设试点研究工作。鼓励有条件的省市、区域、企业在交通强国建设中先行先试。

《瞭望》新闻周刊   记者:王仁贵      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

QQ|小黑屋|联系我们|BIM视点 ( 豫ICP备07006132-2 )|网站地图

GMT+8, 2019-7-16 14:18 , Processed in 0.100361 second(s), 1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17-2020 【BIM视点】 All Rights Reserved.

返回顶部